华东理工大学论坛

搜索
查看: 15|回复: 0

曝光:广东佛山南海执法部伪造证椐,没有认定受贿一分钱冤判坐牢88O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14 11:22: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叫范婉文(电话:13927772891)家住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大沥镇联滘滘口村新二区一巷4号。我因受贿罪、滥用职权罪一案中,不服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7)粤06刑终574号刑事裁定书及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粤0606刑初2510号刑事判决书。依法复查本案,及时作出抗诉决定,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院提起抗诉和向佛山市人民检察院申诉都驳回。

  1、一、二审认定事实不清。认定我滥用职权,却未能认定我违规处理多少次违章;认定我受贿,却未能认定我受贿金额;认定我违规处理违章,却无法提供一个完整有效的规范性文件;综合全案证据,受贿金额与违规处理的违章次数无法一一对应,且矛盾重重;没有证据证明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损失……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2、一、二审适用法律错误。本案中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认定受贿,却没有认定受贿的金额。受贿金额 是多少?不得而知。但就这么糊?里糊涂地判了申请人受贿罪。《红楼梦》中,胡芦僧 判断葫芦案,门子小沙弥还得扶乩请仙,让贾雨村假借神名,压服声。这倒好,在 现代法庭之中,居然糊涂程度远胜于《红楼梦》中的小沙弥。a、全案中,只有李志 标之口供,称其收了“9万多的好处费”,“每次我都是将属于自己的那部分取出, 一共一万多元,其余交给范婉文。”9万多的好处费,没有其他证据予以印证。更没有 证据证明李志标扣除一万多元后,将其余的好处费交给了范婉文。李志标一人之孤证, 无法认定申诉人收取了好处费。b、若按一、二审裁判逻辑,申诉人为他人违规办理简易程序4857宗,一般程序1515宗。又按李志标的供述“一般程序每宗提成150元、简 易程序每宗提成10元”。无论如何,也不是9万多元。因此,在没有任何有效证据的情 况下,在证据前后矛盾的情况下,一、二审法院干脆避而不谈受贿金额,但却武断认 定申诉人构成受贿罪。荒谬绝伦!根据一、二审认定,陈爱君、程柳梅、陈海连分别收取了申诉人10800元、 13950元、29185元;而他们分别处理的违章数分别为196宗(简易程序85宗、一般程序 111宗)、177宗、535宗(一般程序280宗、简易程序255宗)。那么,根据他们各自的 证言称“简易程序每宗提成5元、一般程序每宗提成50-60元。陈爱君应收到的好处费: 85?5+111?60=7085元;程柳梅没有谈报酬标准,也没有指认177宗中,哪些是一般 程序,哪些是简易程序,全按60元计算:177?60=10620元;陈海连应收到好处费:255 ?5+280?50=15275元。只要拿起笔,按照加减乘除规则,运?用?小学算术知识算一算,就可让一、二审认定的事实原形毕露。依据如此混乱不堪的所谓事实给申诉人定 罪量刑,除申诉人不服外,恐亦难服众。

  3、关于本案的证据,有些是非法证据,依法应当予以排除;有些人为制造的痕迹明显,不应作为定案依据;有些不具有合法性,且没有作出任何说明,也不应作为定案依据。

  1、我本人的供述是非法证据,应当排除。我在被羁押期间遭受到各种威胁、利诱。我的辩护人在一审调取了《提讯提解证》证明我在顺德看守所被提讯27次之多,但案卷中只有五份笔录,其中一份没有讯问内容,只是告知我被刑事拘留,有实质内容的只有四份。原因就是我在这些提讯中,经常遭到提讯人员的威胁、恐吓及利诱。公诉机关隐匿大部分的讯问笔录及录像,欲盖弥彰。我强烈要求原公诉机关将所有的讯问笔录及讯问录像提交给再审的法院,以便法院能全面查明事实真相。2015年7月3日、7月4日两份笔录,是南海公安分局的警察所做,他们没有职务犯罪的侦查权,且当时尚未立案。五份笔录中,只有一份是南海检察院的检察人员所做的,其他都是无侦查权的南海公安所做。且在南海检察院的检察人员做笔录时,仍对我进行语言上的威胁。

  2、两份《电子证物检查工作记录》完全不具有合法性,不应作为定案依据。

  a、两份委托分别于2015年12月24日和同年同月28日,此时,侦查机关是南海区检察院,而委托单位居然是里水派出所刑警队,不具有取证的主体资格。

  b、没有检查人员的签名。c、没有检查人员,只有一名指挥人员,到底是谁检查的,不知道。

  c、对话的另一方是苏姬,但苏姬是谁?不得而知!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且双方的语意含混不清,在没有找到苏姬并就对话内容进行详细查核之前,无法确定相关信息内容的真实意思。

  d、检查对象来源不明,扣押不合法。扣笔记本、手机,没有物品持有人签名。扣押决定书上记载我拒绝签名,而拒绝的真实原因是办案人员在半年之后,2016年1月7日拿这份决定书让申请人倒签日期,将扣押时间签写为2015年7月7日。见证人李真才本是政府聘用人员,不得作为见证人。罗村派出所并不是办案部门,加盖罗村派出所公章不符合法律规定,却可证明该扣押决定并不是经办案部门负责人批准的。更重要的是这份扣押决定书是伪造出来的。一般扣押决定书经正常程序批准、打印出来,会有一个序列号。而该决定书没有序列号,证明不是经合法程序生成的,而是伪造的。

  e、封存、保管不符合规范,可能致使电子证物的内容被串改。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93条、94条之规定,不得作为定案的根据。

  3、办案人员涉嫌滥用职权,伪造证据。2015年12月27日南海区检察院将案件移交给顺德区检察院审查起诉。承办人卢敏在2016年1月6日指使南海区公安分局办理扣押物品决定书。南海区分局的民警游绍雄、罗辉不择手段伪造扣押物品决定和扣押清单,将日期倒签为2015年7月7日。因此,我拒绝签名,二民警便写上我拒绝签名,而不写明拒绝签名的真实原因。同时,审讯室只有我和两名民警,根本没有其他人,而扣押清单上竟然出现了第四个人———见证人李真才公诉机关、侦查机关指控我滥用职权,而他们自己才是真的在滥用职权,伪造证据。

  4、一、二审法院有意隐匿对我有利的证据,或不将有利于我的内容摘录为证人证言。a、潘燕华的证言,证明我根本没有给陈爱君送钱。但是判决书中,只字不提。b、2015年6月25日,南海公安分局的侦查人员找到孔兆深做了一份《询问笔录》,该笔录显然对我较为有利,却没有作为证据出示。

  5、滥用职权,直接套用他人的案件与本案无关之证据材料。由于李志标称与“执安车管家”(以下简称执安公司)的老板娘联系业务。所以,在案卷材料中就出现执安公司老板张锋涛因他案被判刑的材料,且直接引用该案中的证人证言。但:a张锋涛称不认识我和李志标;b张锋涛称其妻子刘燕璇不参与公司的业务;c刘燕璇至今未找到;d其他证人黄文欣等人的证言,从未提到我与李志标。那么,仅仅因李志标称与执安公司的老板娘(甚至并不知道其姓名)联系,在李志标的供述与张锋涛的证言相互矛盾的情况下,按照被告人有利原则,则应当采信张锋涛的证言——其妻子不参与公司业务、未与李志标联系。然后,公诉机关及原审判决却非要颠倒乾坤,在证据出现相互矛盾的情况,采信对我不利的证据——李志标的供述。为了将执安公司与本案联系起来,他们直接引用了他案的证人证言。然而张锋涛的证言可以证实执安公司的老板娘未参与经营,即未与李志标联系。黄文欣等人的证人证言,无法证明执安公司与本案有任何的关联。如此强加硬套,并不能证明执安公司与本案有任何联系,只能证明原判牵强附会,办案人员有滥用职权之嫌。

  总之,本案中的证据存在非法应排除或重大瑕疵未作出合理说明的情形,皆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四、本案存在严重违反程序之情形。

  1、佛山市公安局南海分局非法拘禁讯问。佛山市公安局南海分局于2015年7月7日立案,并决定将我刑事拘留。但在此前,我已经被佛山市公安局南海分局非法拘禁,并被讯问。此时,佛山市公安局南海分局既没有立案,也没有接到任何的控告、举报等材料,就非法地将申请人拘禁于罗村派出所。这不但严重违反刑事诉讼法的规定,还给我造成严重的心理伤害。

  2、佛山市公安局南海分局明知没有立案侦查权,却编造罪名,蛮横立案拘留。2015年7月7日,佛山市公安局南海分局以涉嫌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为由,将我刑事拘留。但明眼人可以看出,我不可能构成该罪。且他们在7月3、4日两天讯问中,也不是围绕该罪名进行讯问。在讯问的过程中,他们都是围绕中滥用职权和受贿罪提问。但因公安对职务犯罪没有侦查权,却编造一个普通罪名,对我立案侦查、刑事拘留。这不但严重违反刑事诉讼法的规定,还是真正滥用职权的行为。从而也可以反映出本案的真实面貌:有权者在利用手中的权力对我进行毫无理由和根据的迫害。案件在批捕时,又变更为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

  综上所述,一、二审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且程序混乱不堪,非法证据充斥全案。我依法向佛山中级人民法院和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诉,但佛山中级人民法院和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根本没有认真复查此案,只是在《驳回申诉通知书》上归搬归类抄了原一、二审的裁判“理据”,没有针对我的申诉理由进行说理分析。连最简单的受贿数额是多少和滥用职权所造成的损失是什么?都未作出说明。所以我依法继续提出申诉,早日沉冤昭雪。维护我的权益,捍卫法律威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华东理工大学论坛  |网站地图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