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东理工大学论坛

搜索
查看: 35|回复: 0

Soul:老男人小姑娘之恋,应该警惕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8 20:54: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hello大家好!
今天跟大家聊一个有意思的
吃瓜话题
“老男人和小姑娘之恋”
作为一个在公司黄土埋半截的老阿姨,有过一些人生经历以后我越来越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

在我过往接触的极其优秀的女孩子中,其中很多姑娘,都跟比自己年龄大挺多的男人谈过恋爱。

在此处就不得不提到我有一个朋友系列了。

我的大学同学小红,大二的时候爱上一个39岁的离异大叔。小红人家原来也是校内资深美女文青,大叔呢是一个搞金融的专栏作家,文青遇到中产文艺熟男,爱情的火光吞噬了现实的冰原。



小红那一个学期被外星人掳走似的,再也没出现在大家的视线里,失联的同学们只能通过网络找到她,她的朋友圈开始出现身在米兰和西班牙的定位,半年前分享的还是校门口的关东煮,再往上拉两下已经变成博尔赫斯全集读书笔记。

小红好像在大家还没什么改变的一年当中加速活了十年。

再见到她的时候她已经分手了,可是整个人变化极大,本来就早熟的她现在心智远远领先同龄人,也开始对社会、经济、文化艺术和我们专业的行业情况有一些了不起的认知。
她的人生节奏加快了。



为什么跟大叔谈恋爱之后,会让一个年轻的女孩子产生这么大的变化?

我观察到了这样的女孩子在经历大叔之后,也不啻有一些共同特质:生命体悟超前,更加敏感,有一些悲伤气质也拥有极强的条理性,而且在生活上非常会照顾别人。

在这种飞跃式成长的表征下真的没有痛苦和伤害吗?

抱着实践出真知但清楚自己几斤几两的态度,我推断优质大叔遇到小歪脖子树肯定也绕着跑;收割真理的靠谱方式还得来源文本。

我找来一些“忘年恋”经典故事,跟大家说道说道和大叔在一起的爱恨纠葛。



01
萝莉养成计划?

日本小说家谷崎润一郎的《痴人之爱》中,崇拜西方文化的自卑男主让治,在餐厅认识了让她痴迷的混血少女娜奥米,思想前卫的让治一心要挣脱束缚,跟这位只有15岁的少女同居,把她培养成自己理想中的老婆。

让治本来是想通过优厚的家庭条件来个“萝莉养成计划”,他让娜奥密学英语、学钢琴、学跳舞,内外兼修,以便成为社交名媛。



谁知道在培养过程中,娜奥密越来越任性、自大,脱离了让治的控制。他出于“爱”的原因不断满足娜奥密对华丽服饰、奢靡生活的要求,也经常陪她出席社交场合,但他在内心是极度自卑的。

在这个过程中女主借助自己的美貌和对方的丑陋,不断加码,实现了权力角色的转换,在后期彻底控制让治,成为高高在上的女王。

谷崎润一郎用他一贯“唯美到极致”的物哀美学,写了个把女性美奉为圭臬的故事。



02
谁的欲念之光?

与这个故事极为相似的是纳博科夫的《洛丽塔》。同样是被中年男亨伯特视为缪斯的洛丽塔,借助对方沉迷在自己身上的“欲望之渊”,主动挑逗了亨伯特,并把每次性行为的发生都视为自己利益的交换。

这表面是一个“不道德”的故事,但过程中,少女洛丽塔依靠亨伯特成长和得利,最终抛弃亨伯特,跟一个有名的剧作家远走高飞。



相比《痴人之爱》的男主“培养一个理想妻子”的意图来看,亨伯特的爱是更为单纯的,小说中不断表明,亨伯特对洛丽塔的迷恋是审美的而非肉欲的,尤其是这句:

“我疯狂占有的并不是她,而是我自己的创造物,是另一个想像出来的洛丽塔——说不定比洛丽塔更加真实,这个幻象与她复叠,包裹着她,在我和她之间漂浮,没有意志,没有知觉——真的,自身并没有生命。”(《洛丽塔》主万译本p.95)

前段时间蒋方舟在网上借道德指摘评《洛丽塔》,指出这个故事的目的是要让我们警惕语言技巧的欺骗性,让我们坚定内心的道德选择。但几读洛丽塔之后更看出纳博科夫在意的还是作品中的审美快感,就像我们不否认亨伯特有罪,也不能否认亨伯特对洛丽塔的爱。



同时在后期他开始意识到自己对洛的破坏与改变,这种充满张力的人性深渊和光明,也是在极致的男女关系中,最纯粹动人的部分。

这两位“别人家的大叔”,对于女生的成长起着近乎“透支”的作用,他们都是站在欲望中心,以自己强势的权力审视少女的“美”。

在他们的关系当中,女性是被“物化”的客体。

不难看出,跟大叔谈恋爱刺激又有趣,但年轻妹子要做好自己被当作“金丝雀”的风险隐患。

你可能收获死心塌地的爱、收获每月一个包包;也可能失去好奇心、失去随心成长的自由。久了这人还可能越看越像教导主任,或者你爸。



03
被塑造?

很多时候,遇到一段什么样的爱情并不是你遇到的,而是你恰巧需要那样的爱情。心理学上有个“艾列克特拉情结”,指的是原生家庭父爱缺失的姑娘,更大几率爱上年长男性。

《源氏物语》中的紫姬,就是一个没什么父爱体验的妹子,作为控制欲超强的宇宙直男富二代光源氏,一手教养了紫姬然后把她变成自己的老婆。与上面两位深情男主不同的是,光源氏并不迷恋紫姬身上的美,而是简单粗暴的强权和控制欲支配。



紫姬从少女的天真烂漫,对嫉妒的无知无识到期间的忧心忡忡,以至最后的“满怀妒恨”,痛苦绝望。最后渐渐枯萎消亡。

这个故事的警惕之处在于,有的大叔活了40多年底色近乎悲凉,他们不关注美和爱还有小动物,他们只想赢。

可是偏偏男性的控制力本身又构成他们异性吸引力的一部分,所以不管陷在多么无法逃离的关系中,姑娘们都要问问自己最真实的感受。



看了这么多传世经典,关于老男人和小姑娘之恋,真的是:

美丽又腐败,甜蜜而失落

它美丽甜蜜的部分是极致的,这样的相遇好像一颗带着秋霜的普通果子,落入一个路人的怀中,果子仰仗被赋予的价值,路人收获甜美的滋味。如同洛丽塔本是一个普通女孩,却因亨伯特的爱而成为美的缪斯。



年轻女孩在跟大叔的爱恋中收获她缺失的社会经验,生活技能,更大的世界的面貌。大叔在年轻的恋人眼中,看到变成小男孩的自己。
一个老道成年人的世界同样是残酷冰冷的,大叔已经习惯了无常,可你也许没法承受一个习惯无常的爱人给你的痛苦。



但我依然相信爱情里动人的时刻是这样的:
“我和你就像两个小孩子,围着一个神秘的果酱罐,一点一点地尝它,看看里面有多少甜。”

所有的关系,都存在博弈和交换,也都拥有最纯粹的天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华东理工大学论坛  |网站地图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